[中] 哪吒/⚪/一個人

文:陳瑋鑫

〈家父〉《一個人的哪吒》/攝 : Henry Wong@S2 Production(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的最新作品《一個人的哪吒》,選來家傳戶曉的中國古代神話人物哪吒作為主角,精彩地結合舞蹈及劇場科藝與不同舞台元素,去重述哪吒的出生與再生、犯錯與承擔,整體演出效果相當好,故事內容也值得深思。


哪吒

雖然導演及編舞楊雲濤在演前分享中提到,這次創作他沒有刻意要說一個完整連貫的故事,而是抽取了發生在哪吒這個人物身上的一些重要情節片段,立體地呈現哪吒這一個人,但綜觀全劇發展,我倒覺得結構清晰之餘,敘事也頗為清晰。從〈破土〉出生,在〈跑動〉中成長,於〈鬥耍〉時闖禍,到面對〈家父〉自我犧牲,經〈蓮生〉輪迴再世,把哪吒這一個人的故事有條不紊地演繹出來。


縱使今次舞劇用上了全男班舞者共同創作演出,但卻未見刻意加入炫技的肢體舞動、陽剛的武打設計。即使用上吊威也的段落,也是以畫面先行,而非用作輔助高難度的飛躍扭打。飾演哪吒的王志昇,亦沒有挪用過往不少影視創作中哪吒的孩兒形象,反而只聚焦其愛玩與天真的性格,所以演來更像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人,感覺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而並非只會出現在神話當中,玩弄魔法的那一個頑皮童子。

〈鬥耍〉《一個人的哪吒》/攝 : Mak Cheong-wai@Moon 9 image(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在舞台美學處理方面,《一》劇的表現更是亮麗。其中,圓的意象最為突出,除了哪吒往往以圓形的軌跡跑步,佈景設計王健偉更安排了一個巨大圓環裝置,一直懸於舞台之上,或升或降,並在劇中不同段落,以不同的角度移扭,具象地呈現壓在哪吒頂上的金剛圈、無處不在的權威,以至加諸其身上的個人責任等等。


此外,由方曉丹設計的影像投映配合裝置,視覺效果亦很出色。簡單如沿環移動的光線,就將本來灰色的固定圓環,營造出不同轉速的動態。而在第四場〈家父〉中,直接把文字投映到圓環表面,最初看來雖是有點突兀(因全劇並無語言對白),但看下去後,就更能感受到那一場的戲劇性,如此引用的確強化了敘事與對話力量。

〈破土〉《一個人的哪吒》/攝 : Henry Wong@S2 Production(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至於首次跟舞蹈團合作的作曲及音響設計劉曉江,跟負責南音創作的一才鑼鼓,兩者的音樂創作又為這齣舞劇擦出不同火花:劉的電子音樂建立起一個氛圍,拓闊想像力,而在劇的首尾引入的南音,在加添中國特色之餘,其說唱敘事的功能也圓滿補充了故事細節,並為創作者下些感受註腳。


一個人

除了有好的舞台美學元素配合,《一》劇在選材及結構上也有巧思,相信跟劇場構作潘詩韻的參與有關。分場表內除段落名稱,皆輔以以「我」開首的動態句子作為副題,點出每段演出的敘事內容;表演上也嘗試運用不同的風格處理,各有特色,但又不失流暢。


總的來說,在過去幾年歷經社會運動與疫情肆虐的日子,大家都更明白在限制下的自由可貴,今天搬演這個往往憑藉自我感覺良好,喜歡反威權的哪吒故事,的確別有意思。劇名雖道哪吒孤獨「一個人」(英文劇名《Nezha: Untold Solitude》直譯為《哪吒:說不出/未知的孤寂》),但同時其實也在說一個「人的哪吒」。劇終以哪吒重生化成不同肉身,在金剛圈下自在跑圈,讓大家繼續想像如何在種種限制之下好好做「一個人」,餘音裊裊。

〈鬥耍〉《一個人的哪吒》/攝 : Mak Cheong-wai@Moon 9 image(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

陳瑋鑫

資深藝評人、媒體及劇場製作人,近年主要從事表演藝術研究及教育。


《一個人的哪吒》

香港舞蹈團

導演及編舞:楊雲濤

聯合編舞:謝茵


評論場次:2022年6月11日 19:45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