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手札_675x120 (1).jpg

[中]舞蹈大同—在於大不同


三十多位來自歐洲、亞洲、南美及北美的DanceAbility™導師證書課程參加者。

攝影:Edward Erlikh

世界各地每年舉行大大小小的舞蹈節,為舞者提供發表交流的平台,為各舞蹈愛好者提供觀摩參與的機會。這些機會,真的屬於任何人?


維也納國際舞蹈節(ImPulsTanz - Vienna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為全球其一最大型之當代舞蹈節,合適不同舞蹈經驗人士參與。為期約一個月的舞蹈節包含不同類型的活動如工作坊、演出、舞鬥、舞蹈派對,當中不乏適合不同能力人士參與的活動。筆者將於本文就舞蹈節中的「舞動所能」(DanceAbility)導師證書課程和演出《緊》分享舞蹈大同的體現。



舞動所能

「舞動所能」為美國舞蹈家Alito Alessi 發展的動作研究和舞蹈方式,透過系統性的設計讓任何人士也可參與舞蹈,同時透過舞蹈來消除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把人聯繫起來。任何人士不單指有否舞蹈經驗,亦指不同年齡、身體特質、不同能力的人士。社會習慣以殘疾、傷殘人士來形容因其身體特質而在生活上遇上障礙的人士,如視障、聽障、肢體殘障人士等。但他們只是有著不同的能力,當社會能夠提供配套時,他們所遇到的障礙也隨之減少。如視障人士在讀屏軟件的協助下能使用電腦及智能電話、聽障人士在手語和字幕提供下可欣賞電視節目、輪椅使用者在無障礙通道上能出入自如。在「舞動所能」的理念中,只要有生命氣息便可跳舞。


「舞動所能」起源於接觸即興, Alessi為發展接觸即興的先驅之一。由身體的基礎出發,以接觸、重量轉移等元素而即興創作。當Alessi教授不同能力人士跳舞和創作時,他漸漸發現接觸即興的方式仍不足以讓所有人享受舞蹈,故開始研究其他手法,也就發展成今天的「舞動所能」。「舞動所能」一詞由舞蹈(Dance)和能力(Ability)二詞組成,著重其能力(Ability)而非不能/殘障(Disability),以參與者的特質來發展舞動的可能性。


「舞動所能」建基於四個元素:感知(Sensation)、關係(Relation)、時間(Time)和設計(Design)。「感知」讓人們接連自己的身體和當下;「關係」讓我們與當下的人和物連繫,從而產生互動;「時間」的探索讓我們以身體的智慧去感應當下,而非只按慣性去跳舞。感知、關係、時間的組合讓設計自然而然地發生。「舞動所能」相信身體的智慧會引導動作的發生。在不同的環境和動態的互動下,讓身體表達和溝通,過程中著重參與者的自主。筆者在過往特殊學校的舞蹈活動中,觀察到部份照顧者會捉著智障學童的手來舞動。對於孩子來說,那些是被動的、給操控的動作。但在「舞動所能」中所追求的是參加者自主地舞動,孩子需要的只是協助而不是操控。若只是隨控制而舞動,哪又有何意思呢?往往當導師要求照顧者放手讓學童自主參與時,他們漸漸會自主地舞動,重點或許不是動作的幅度力度如何,而是該動作是自主的選擇。


演繹(Interpretation)是「舞動所能」其一重要理念。基本上沒有要求舞者一式一樣的動作、或講求動作的對錯。不同能力人士對同一詞彙可有不同演繹,如提升動作,每一位參加者都可以有自己對於何為高的定義。縱然在演出中有相對的框架和指引,編舞或舞者間不會把自己的量尺加於別人身上。透過演繹,任何人也可以做到任何動作。在不同能力人士的組合中,每具身體有其獨特處,也有其共通點。共同語言亦是「舞動所能」於設計上一個要點,如一個包括多種不同種類的群體,可以透過身體接觸來引導。目的是令到無人被排於外。


是次「舞動所能」導師培訓共有三十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加者,他們除了對舞蹈感興趣外,近半參加者亦有特殊教育/社會服務的背景。在百多小時的培訓中,學習的除了是「舞動所能」的理念、系統,還有如何跟各類不同能力人士跳舞之要點,包括課堂編排和演出安排。課程提供了於維也納國際舞蹈節教授「舞動所能」公開課的實習機會,並於世界其中一個大型文化區MuseumsQuartier 展演作結。



共融舞蹈演出

舞蹈節其中一項共融演出名為《緊》(Tight),該演出發展自一個於智障人士機構舉行的社區計劃。演出團體tanzmontage.Balance以一年來籌備該演出,每週於智障人士中心進行舞蹈課。演出展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