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記「香港味道」— 一次跨界別跨文化的藝術展演


1.「香港味道」製作團隊及藝術家。 相片由香港藝術中心提供。

九月中,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看了《香港味道》的排練及首演— 一個由香港藝術中心與布魯塞爾藝術機構Les Halles de Schaerbeek(Les Halles)合作籌辦的兩地藝術家交流展演計劃。香港與布魯塞爾各有十位藝術家參與此次計劃,藝術家的類型多來自舞蹈界別,與戲劇、視覺藝術和媒體藝術等不同範疇合作(見附表),共創作了九個長約十至二十分鐘的作品。藝術家事前互不相識,由零開始的摸索和對未知的好奇貫串整個創作過程,也反映在作品中。

九個演出在Les Halles不同演區內先後進行。率先出場的是楊春江與Eric Arnal Burtschy的演出,構思因演區的改變而有所變動。法國裔的Arnal Burtschy是舞蹈出身,其後慢慢轉向以不同的媒介和物料來編舞和創作,而楊春江一向喜歡以戲謔的手法挑戰常規。這次演出兩人以一身泳裝打扮出現,已大出觀眾所料。其後在鋼枝架起的高台上做著各式的跳水或展示肌肉的動作,再慢慢化成一個精神或儀式性動作,而叫人思考動作背後可承載的意義,也製造異化的效果。

作品一向富東方韻味的梅卓燕與布藝家Elise Péroi合創的作品較為感性,跟楊春江和Arnal Burtschy富陽剛氣息的知性作品成有趣的對照。Péroi 由梅卓燕的舞蹈風格引發的十字形竹排裝置很有心思,可說是將兩人的交流具象化— 看上去很簡單,但很有意境,亦融合了東方味道。竹排不僅是裝置佈景,也是音效的來源,當梅卓燕或Péroi 舞動竹枝時,便會發出清脆的聲音,而當她倆把布條「編織」在竹枝上時,又形成另一種風景。梅卓燕的舞蹈動作,帶出竹枝的可塑性。她們成功地將裝置、音效與動作連在一起。

2. (左起)Elise Péroi與梅卓燕。 攝影:Nicolas Van Caillie

3. (左起)楊浩與Lola Meotti。 攝影:Nicolas Van Caillie

至於楊浩與Lola Meotti的作品是關於溝通和連繫,當中也有關於異化的探討:隔著劍擊面罩的親吻,抑或竹枝下兩人面對面的擁抱較為貼心?最後一幕,他們互相輕觸對方的身體和衣服的場面很動人。技術上也有不少嘗試:只用投射器的光作為整個演出的光源,藍光籠罩下的演區既夢幻和浪漫,也營造詭異的氣氛。劍擊面罩摩擦聲、模型飛機發出的非自然聲響,與流行曲和古典音樂形成了對比。科技的應用與創作的構思做到了有機的結合。

4. 舞者:Nicanor de Elia。 攝影:Nicolas Van Caillie

5. 毛維、黃翠絲與Camille Panza、Pierre Mercier的作品《Curious Fringes》(好奇的留海)。 攝影:Nicolas Van Caillie

毛維、黃翠絲與Camille Panza、Pierre Mercier的作品,是眾多作品中最完整和複雜的,也是最長(近二十分鐘)的一個。由於構思來自Camille Panza和Pierre Mercier的團隊(*註)當時即將於Les Halles舉行的裝置展覽,因此作品層次相對豐富。暗黑的角落,飛絮般的紙條,彷如森林一角(也是裝置展覽的內容),燈光、音響與佈景都花了不少心思。毛維與黃翠絲以絲絮狀物料縫製的白衣與紙條的感覺相近和配合,在陰暗的場景中十分突出。兩人充份利用空間,起初的靜止不動與最終的激烈爆發成強烈對比。恍如兩隻困在叢林中的生物,佝僂著身軀的踏步,配合一些動物式和機械式的舞步,帶出怪異與不正常的感覺。兩人之間,以致與燈光和聲效間都有很好的互動。當音響逐漸加強,舞蹈的節奏亦隨之加快,到最後爆發出很精彩的終結。

意大利裔的Piergiorgio Milano與朱栢謙決定以無言劇的手法去呈現作品,大概與他倆同是醉心這種戲劇形式創作有關。演出有頗多的詮釋空間,讓觀眾自由想像:究竟躺在床上的女人(Milano飾演)是真的死了,一切只是男人的回憶,或是他的狂想?還是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堆碎片的呈現?朱栢謙著重聲線演釋,以接近日常的生活動作為主,令演出較富戲劇性,Milano則以高能量的形體動作來表達情緒。在表演手法的運用上可見兩人的取向與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