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675x120 Dance Joural.png
IBB_Banner_Dance_675x120.png

[中] 時間中的身體 — 談《Almost 55 喬楊》

April 10, 2019

 

 

 

《Almost 55 喬楊》;編舞:(台灣)周書毅;舞者:喬楊;攝影:Cheung Chi Wai

 

常說舞者的職業生命有限,尤其是人到了某個年紀以後,身體的毛病就會一一找上門。像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的舞者喬楊,雖然今年已經五十有四,但仍是活躍舞台的全職舞者,還保持著良好的體能狀態,可說是當中異數。 CCDC為了向這位資深團員致敬,今年一月就特別邀請了年青台灣編舞周書毅,聯同其他界別的不同高手,為喬楊編創了她在舞團內的首個獨舞作品《Almost 55 喬楊》。

 

要透過創作去向一位資深的舞者致敬,的確可以有很多不同方法。縱使作品以舞者之名及其年歲命名,可是編舞周書毅卻志不在去呈現這一位中國第一代現代舞者的人生故事,又或者嘗試回顧喬楊長達四十餘年的表演生涯,亦沒刻意要強調過程中的高低轉折,反而讓我們直接去看看舞台上的這位女士,集中欣賞當下的她作為舞者之美,並一起分享她對未知未來的展望。

 

身體之美

 

周為了準備創作,特別回看了喬楊過去為CCDC做過的每一個演出,但他偏偏沒有特別選取當中的片段去重現,而是捉住了「時間」及「身體」這兩個主題,跟一眾伙伴交出了一齣別具意義的多媒體獨舞作。

 

早於觀眾魚貫入座不久,喬楊已經在舞台上現身,靜靜地在觀眾的目光底下,為接下來的演出稍作暖身。她以不徐不疾的節奏,配合不同器具作伸展運動,一方面讓觀眾共同聚焦於她仍然矯健的身姿,另一方面也將作品定調,一步步引領觀眾感受舞台上這位唯一舞者的心路歷程。

 

舞台視覺藝術家李智偉為演出製作了好些活動燈光裝置,加上本地舞蹈影像導演黎宇文以影子作為概念的錄像投映設計,為舞者的身影添上更多變化。好像架設在舞台前沿路軌上的移動射燈,打在喬楊放於燈前的暖身輔助工具上時,工具與舞者的偌大影子就會伸延至覆蓋整個背景,既放大了舞台上的個體,也帶來揮之不去的夢魘感覺,光影變化效果吸引。

 

歲月如梭

《Almost 55 喬楊》;編舞:(台灣)周書毅;舞者:喬楊;攝影:Cheung Chi Wai

 

另一個非常突出的燈光設計,就是在舞台正上方一直懸吊著,可作順或逆時針方向旋轉的幼桿小燈。在演出期間大部分時間,頭上的這顆小燈都會不停在轉,彷彿不斷提醒著大家時間的流逝,把歲月催人具象地呈現。而當舞者逆着光的方向前行,更見兩股力量的張弛,突顯時間是條不斷前行的漫漫長路。

 

然而這個設計稍嫌過於直白,意念明顯不過,但變化其實不多,而且運轉不停的光點在某些片段中更令人困擾,大大影響觀眾對舞者動作的專注。誠然,這也可以解讀成對舞者發展的重大阻力,從上而下的一重壓力,唯當中輕重虛實宜再作進一步處理。

 

舞作中我感受較深的,是比較有個人色彩的段落,好像由喬楊講述她初次接觸現代舞、曹誠淵先生的知遇之恩,以及希望好好的去行行山。縱使只是淡淡然的分享,但內裡充滿濃濃的情感,及對改變與成長的反思。

 

整體來說,我欣賞創作團隊選擇不去嘗試重構或重現喬楊的成長細節、重要經歷與及作品選段,也不刻意營造戲劇性的變化,亦未有特別的宣言要說,而是還原一個人:一位年過五十,但依然敬業樂業在舞台上做著表演,同時也希望閒時能夠多上山走走的平凡女子。

 

 

===
陳瑋鑫

資深藝評人、媒體及劇場製作人,近年主要從事表演藝術研究。


《Almost 55 喬楊》

編舞:(台灣)周書毅
評論場次:2019年1月26日20:00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Side Banner.jpg
MI_2020Show_dancejournalhk-side-banner.p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