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Dance-Journal-ebanner-(675x120).gif

[中] 給編舞與舞者的自我挑戰 談《不期而遇》港韓兩舞作

February 10, 2019

城市當代舞蹈團在2018年的最後一個製作《不期而遇》,分別呈獻了兩支中篇舞作,包括舞團舞者龐智筠的新編作品《固步自瘋》,以及韓國編舞金在德特別為舞團創作的《跌宕》。前者見編舞銳意嘗試突破自己,沒有因循過往手法進行編創;後者則為舞團舞者帶來不一樣的舞蹈語彙,呈現出舞團近年鮮見的群舞活力。

 

《固步自瘋》

《固步自瘋》編舞:龐智筠;攝:Conrado Dy-Liacco

 

近年創作不斷的龐智筠,在這個港韓交流節目中再一次被舞團委以重任,作為本地代表編創新作。是次《固步自瘋》,龐選擇了以一宗發生於1970年代美國的精神實驗事件為藍本,抽取當事人的一些行動,再加以代入想像,以片碎化的敘事方式,配合佈景與影像變化,去呈現「正常」與「失常」的不同狀態。

 

《固》雖然是由一件真人真事所啟發而成,但編舞在敘事上卻無意透過舞作去重現或者詳細表達實驗當中的過程,而是選擇了從黃振邦所飾演的心理學家/醫生作主導,從他這個角色的角度去目擊與聯想整個實驗的得與失。縱使舞作中有一些鮮明的角色設計,像是那個思考不斷腦交戰的主角,又或者那些戴上面具的實驗者/病人等,但整體仍然給予觀眾大量之詮釋空間。除了如演出介紹內所強調,探索「正常」與「失常」當中的模糊不清以外,作品其實也在引起大家對「現實」與「想像/虛像」、「自由」與「限制」等的二元思考,尤其見於今次演出空間設計之上。

 

由孔德瑄設計,以白色為主調的佈景,將舞台劃分成前後、高低兩組主要空間,中間則有如同窗框或囚室鐵柵的吊景片所分隔,令舞台上可以同時靈活呈現室內與室外、病房/囚室內外,甚至現實與想像之兩個平行時空,再加上秦紹良適切的錄像設計配合,頗能開闊想像。當中一場主角在台前空間,另一男舞者先以背影在窗後現身,然後鐵柵退去,上舞台變成廣闊自由的光猛大舞台讓舞者獨舞,既豐富了視覺層次,也為舞作帶來驚喜變化,充滿空間、燈光與錄像運用的巧思。

 

《跌宕》

《跌宕》編舞:金在德;攝:Conrado Dy-Liacco

 

至於下半場由韓國人氣編舞金在德為城市當代舞蹈團編創的新作《跌宕》,則是一支非敘事舞作,聚焦於動作與節拍,以高能量的肢體語言展現出舞者們不一樣的面貌。事關對於不少主要接受當代舞訓練的舞者來說,要他/她們在群舞時動作做到標準一致,並非易事,這也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一個弱項,但《跌》以一組力量滿滿的群舞開始,配合強烈節拍的音樂與意味深長的吟唱和嚎叫,的確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一眾舞者以全黑服飾上場,慢慢從黑壓壓的舞台上現身,整齊有力的動作在一開一合間凝聚張力,以近年舞團少見的精彩群舞段落打頭陣;接續的段落,無論是獨舞、雙人與多人舞也好,動作皆明快清晰,把植根韓國傳統武術「跆跟」的武藝元素,融合當代舞的肢體變化,以高能量呈現舞台,樂見各舞者的投入和付出。

 

此外,金在德除了擔任編舞,更為演出譜寫及錄製原創音樂,以韓國傳統說唱曲藝盤索里為本,配上傳統樂器古箏、二胡及太鼓,並加入電子、搖滾樂及嘻哈音樂等元素,結合新舊與東西方特色,效果不俗,亦證金氏的才能全面。

 

整體來說,《不》的兩支作品一白一黑,風格各異,但都為舞團帶來不同的正面影響。《固》縱有明確角色情節,但卻集中經營畫面意象;雖然個人認為作品在敘事編排上似乎太跳躍(呼應故事中那些非理性的路?),但編舞龐智筠以其熟悉團員特色的優勢,結合舞台上各項元素,的確交出了一支不俗舞作。而《跌》就完全非敘事,以現代方式演繹朝鮮傳統樂與武,逼出舞團團員施展澎湃活力,相信這次經驗能夠為各團員帶來新刺激。謹希望城市當代舞蹈團未來可以邀請更多不同風格的編舞家來港合作,一起切磋交流,為舞團及其團員開發更多可能。

 

 

===
陳瑋鑫

資深藝評人、媒體及劇場製作人,近年主要從事表演藝術研究。


《不期而遇》
編舞:(香港)龐智筠、(韓國)金在德
評論場次:2018年12月8日 20:00葵青劇院演藝廳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Side Bann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