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一匹布咁長之大大力跳與慢慢地轉

February 10, 2020

《白薑花》; 編舞及舞者:曹德寶; 攝: John

 

 

工廠改建成文化創意空間,2000年後成為世界大潮流,香港卻總是姍姍來遲。南豐紗廠在2018年完成活化,正如其他改建的文創空間一樣,在零售商店以外,亦設有藝術文化空間,嘗試在兩者之間找平衡;如何不會淪為「又一個商場」,如何讓藝術不會變成裝飾陪襯,就必須扣連原有建築空間的歷史。過往南豐紗廠曾舉辦不少展覽活動,這次與香港藝術發展局合作,「賽馬會藝壇新勢力」藝術行《我們之間》,則是首次舉辦的表演藝術節目。 

 

南豐紗廠誕生於五十年代,見證香港製造業的黃金年代。八、九十年代以前,荃灣區紗廠林立,多少「工廠妹」在車衣機前成長,供養一家大小。不知道當年在南豐紡織廠工作的工友們有否舊地重遊,假若再次回到這個翻新了的廠房,會感覺熟悉還是陌生。不過一般市民初來步到走一圈,關於紡織、製衣、工廠的氣味似乎不太濃烈,頂多在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那邊看到一點點痕跡。而這次《我們之間》便藉著多種不同媒介去說關於紡織的故事,從陳慧委約的文本《香草織》作起點。小說講述一個在小學畢業後,到荃灣紗廠工作女工的成長故事,折射出香港製衣業以至社會的轉變。當這裡變成表演空間,藝術家便以不同形式去談談女工、說說紡織的故事。曹德寶 X TS Crew的《白薑花》與黃俊達 X綠葉劇團的《我們的媽她們的媽》,不約而同聚焦身體,以肢體語言出發。

 

男子組的跳躍

從白田壩街走進南豐紗廠,在地面入口,連接建築群的玻璃天橋位置下搭建了竹棚,上面結著長長的白布。《白薑花》以身體作媒介,把竹棚和白布連結在一起。表演者把白布捲成繩子,一邊緊緊綁著竹棚,一邊用手搖動,四條繩子隨著低沉的機器聲音,由慢至快,力度由輕變強,互相交織。隨後又變成跳大繩的把戲,表演者穿梭在大繩中,跳躍,跨越,在繩陣中翻騰、起舞;繼而在竹棚上攀爬,有如飛簷走壁。透過聲響裝置與肢體動作,巨大的紡織機就在觀眾眼前出現。TS Crew 一貫融合武術、跑酷及高難度動作等演出 ,這次的跳躍與力度的展示,模擬了機械操作,融入了生產過程,我們也就是這樣捲進這個周而復始的時代巨輪中。 

 

《我們的媽她們的媽》;創作及導演:黃俊達;創作及演出:戴天晴、丘愷頌、張景喻、劉梓晴、盧盼澄、芳婷、劉泓晞;攝:紫嫣

 

女子組的轉動

從地面走到天台,是黃俊達創作及導演的作品《我們的媽她們的媽》。這個綠化後的天台公園,四周都是工廠大廈,機器聲響不絕,偶然有飛機在上空經過,添加聲效。七位女表演者,穿上形狀各異,如一捆毛冷圍在身上的衣服,配上卷曲的髮型,頂著腳尖,雙手四十五度向外,如行「Catwalk」般 ,徐徐從室內走出天台,一個跟一個,緩慢地,赤著腳行走到盡頭,然後踏上圓形反光膠板上,慢慢轉動。十分鐘後,部份人從慢轉快,有些依然繼續慢慢自轉,各自按照自己的節奏,時快時慢。就這樣過了三十分鐘,聽到急速轉動下出現的呼吸聲,逐漸地,有人開始悄悄地離開,又是一個跟一個,沒有謝幕,沒有告別。這是綠葉劇團延續2019年1月在大館監獄操場演出的《恨鐵不成鋼》的風格,再度以全女班演員上陣。這次比上回更見簡約,七位表演者有如時裝騷的模特兒,自信自傲地向觀眾展示身上獨特的衣飾;當站在圓形的膠板上,慢慢轉動的形態又像音樂盒上的娃娃。

 

以南豐紗廠作為表演場地,這個空間本身已經是演出的一部份,也為這個改建的空間增添意義。這種在特定環境演出的免費的節目,通常觀眾可以自由走動,不過今次的觀眾似乎也在尋找一種合適的觀看方式。《白薑花》的表演場地靠近入口位置,那些高難度的肢體演出亦容易吸引眼球,訪客即使事先不知道有演出,走過時也會停下來觀看,而在玻璃天橋上往下觀看亦帶來另一種視角。整體以動態為主的演出,即使觀眾來來往往也似乎沒甚關係。反之《我們的媽她們的媽》,最初卻是讓預先登記的觀眾入場,又看到原本一些在放狗的市民離場,感覺上有「入場」的感覺,而不是開放式。然而演出中途卻鼓勵觀眾自由走動,有點令人不知所措。從工作人員手上拿到介紹節目的單張,上面寫著:「找個安心的地方,舒適的姿勢,站、坐、躺、臥.... 與我們一起沉澱。」還有這一句:「歡迎隨時加入,隨時離開。」如果演出發生在人來人往的空間,那些來來回回,人聲雜聲,與七位表演者的緩慢甚至定格的狀態便會形成強烈的對比。可惜在天台公園,大部份觀眾都是特意前來觀看,還是落入我們在乖乖看演出的格局。

 

兩個演出雖然風格迥異,細看卻是用兩種方式去說相似的故事,呈現概念相近的狀態。四十五分鐘的演出,一個全男一個全女,一個跳躍一個轉動;一個衝勁十足,一個溫柔輕盈。然而卻同樣在時間上著墨,是不斷在轉動的織布機,是忘記時間的女工。世界在轉動,時間在轉動,日復日,年復年,某一天終會停下來。據知兩位主創的媽媽也曾經是工廠女工,衣車上的軸輪、重覆的工序,機器的動力、身體的力量,都成了他們的創作起點。TS Crew 的跳躍與攀爬固然是高難度的技藝,然而女子組的七位演出者,那些靜靜地、慢慢地的肢體動作其實也不容忽視。齊來歌頌昔日的女工,工廠妹萬歲!

 

 

 

 

 

 

 

 

 

 

==

文:林喜兒

曾任潮流、旅遊、專題文化記者及編輯。現為自由撰稿員,於各大報章雜誌撰寫文化專題及人物訪問,包括《明報》、《蘋果日報》、《金融時報中文網》、《信報》等等

 

 

《白薑花》

 編舞及舞者:曹德寶  

評論場次:2019年1月11日 12:00 南豐紗廠

 

《我們的媽她們的媽》

創作及導演:黃俊達;創作及演出:戴天晴、丘愷頌、張景喻、劉梓晴、盧盼澄、芳婷、劉泓晞

評論場次:2019年1月11日 13:00 南豐紗廠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