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𪘬齴」作為方法 ──淺評《岌岌可危》

April 10, 2019

 

標榜為「香港本土90後表演藝術團體」的Voy Arts Ensemble 旅藝團(下稱:Voy),成立雖短短幾年,但見其活躍的程度,也恰好證明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的藝術團體。Voy一直熱衷於與不同領域和各類型的藝術家、編舞合作,而他們尤以舞蹈表演為主。而最近Voy邀得前城巿當代舞蹈團團員呂沅蔚及活躍於各大專院校及演唱會的專業編舞導師陳俊夫,聯合創作最新現代舞作品《岌岌可危》。

 

《岌岌可危》;編舞:呂沅蔚,陳俊夫;舞者:陳俊夫;攝影:Macflow Tsang

 

現代舞背景出身的呂沅蔚,帶著熟練的舞蹈劇場創作經驗,與擁有資深經驗的專業編舞導師陳俊夫合作,縱使兩位編舞的風格未至於背道而馳,但始終令人好奇到底會擦出什麼火花。而《岌》正好帶出了本地舞蹈表演的一種可能性。 甫進場,便見到舞台與觀眾席佈滿了封條帶。而葵青劇院黑盒劇場被劃封了一個對角線,令表演空間呈三角形狀,觀眾可以選擇坐在地上或觀眾席。表演空間裡,放了兩把木製的「人字梯」,其中一位舞者已經坐在一把梯上,若有所思。而當開場時,這位舞者詢問觀眾會否對於某些事物產生驚恐?例如有沒有想過,坐飛機會遇到空難;吃飯會哽噎致死等等匪而所思的離奇意外,令人想到「死神來了」。原以為《岌》將會為觀眾帶來一種懸疑的精神驚嚇,但進入舞蹈部分時,畫風卻一轉而變成一場場緊湊激烈的舞動。

 

第一場舞蹈是四位舞者的群舞。四人在台上穿梭疾走,充滿對抗性的肢體動作,不斷做出高難度的翻、滾、跳,是一個節奏明快、緊張刺激的段落;舞者在左穿右插之間,讓人想起都市極限運動Parkour的影子,加上舞台散佈著「封條帶」,不期然聯想到舞者和極限運動員一樣,都是喜歡打破規條,走出自我風格的前衛者。接下來,舞者們連同編舞陳俊夫搬移幾把人字梯,並在梯與梯之間舞動,正好回應了舞作的名字「岌岌可危」。舞者在木梯階上穿越舞動,有時甚至從最高點驟然而下,真的讓觀眾感到「𪘬齴1」。而「𪘬齴」也許正好是兩位編舞想製造的懸念,以高難度的梯上動作,探討「危險」這個概念。

 

《岌岌可危》;編舞:呂沅蔚,陳俊夫;舞者:黃晉洋;攝影:Macflow Tsang

 

「危險」這個創作理念挺有意思,綜觀當代舞蹈的歷史,有不少技巧也是由一些「危險」的動作實驗而產生出來的2,而《岌》也正好表現了「𪘬齴」其實是尋找動作可能性的一種方式。這個較傾於純肢體舞動的作品,有著很重的都市感,刺激而令人緊張,但還是略嫌枝節太多,未夠簡潔,而且木梯和封條帶,似是象徵符號,但又未有充分運用,變得有點模稜兩可。再者,開場的一段獨白與後面的舞蹈關連不大,這些都是編舞應當謹慎考量的細節。

 

註:

1𪘬齴:俗寫「牙煙」,人驚慌時的表情,引申驚險之意。《集韻》《玉篇》露齒貌。《王延壽•王孫賦》:齒𪘬𪘬以齴齴。

 

2譬如說,Steve Paxton曾經在酒吧目睹一場打鬥,而啟發了他對「衝撞」和「跌倒」的思考,經過多年動作實驗後,他始創了「接觸即興」舞蹈。

 

 

 

 

===
謝嘉豪

生於香港。畢業於聖若瑟大學哲學系。從事文字及編輯工作外,亦兼具多年表演經驗,現任舞踏藝團「以太劇場」團長。


《岌岌可危》

編舞:呂沅蔚、陳俊夫

評論場次:2019年3月9日 20: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Side Bann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