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新約舞流《馴悍記》

文︰張小曼

與《馴悍記》編舞周佩韻和林俊浩之訪談/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訪問其中一個最深刻的畫面,當周佩韻叫林俊浩答問題,林俊浩就回道「這個就是taming(馴服)!」《馴悍記》的兩位編舞,笑著分享他們現時的對話常提及「馴服」一字。兩人一起編舞,互相「馴服」,希望可以找到彼此認為最「真」,最值得表演的東西。


莎士比亞作品很多,周佩韻說挑選《馴悍記》時正值2020年,她不想改編多人做過的莎劇,怕受前輩影響;另亦不想做太過嚴肅的作品,因為當時城市氣氛沉重繃緊,《馴悍記》是四大喜劇之一,希望觀眾觀看時輕鬆且會心微笑。


以舞蹈改編戲劇,還要是以文字語言著名的莎劇,兩人都指戲劇文本是他們進入舞蹈表演創作的一道門。對周佩韻改編文本是挑戰,但她發現建基文本創作的舞蹈,其可能性甚至比自己由零開始創作的舞蹈更闊,並提出最少三個方向︰要按故事架構,忠於故事質地陳述情節?還是按故事發展,抽取並放大故事部分提法?抑或剔走故事只呈現看法?


在此表演,周佩韻表示希望能先好好地陳述故事,且以最簡單直接的身體陳述,透視出觸動他們的故事與情感,他們稱此方法為「zoom in」;林俊浩解釋即透過身體動作,放大或物理化(physicalise)內心對外在世界的反應,也喚醒人在生活中錯失或忘記的情緒與感受。林俊浩將與羅智穎和楊怡孜三人以舞蹈交代《馴悍記》情節,他亦會與兩位建立馴服與被馴服的關係;之後林俊浩獨舞部分,則將探討馴服自己這命題,他覺得認識自己對藝術家尤其重要,因為表演就是藝術家看世界視角的呈現。

與《馴悍記》編舞周佩韻和林俊浩之訪 談/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表演另一焦點是《馴悍記》年代背景和現代不同,為了表現《馴悍記》年代與現代的對比,將「利用對比去對話」,作品在表演內容、動作、空間選取、布景運用、顏色和聲音的對比上是大的。內容上,周佩韻亦指馴服與被馴服的關係中往往有對比存在,此對比千變萬化,馴服人者不一定強硬而被馴服者不一定軟弱,有溫柔和心甘情願的馴服,對比的張力便會呈現在身體中。


不同年代出現不同科技,是會影響人與人對關係的理解,但最終周佩韻和林俊浩都認為人性就是複雜的,最重要是人如何在群體中生活。或許藉舞蹈與身體,感受在複雜關係中與安放自己的可能。

《馴悍記》/平面設計︱江田雀 宣傳設計|Tommytfortwo


==

張小曼



《馴悍記》

新約舞流

編舞:周佩韻、林俊浩


演出場次:

19.8.2022(五 )|8pm

20.8.2022(六 )|8pm

21.2.2022(日 )|3pm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 :$280

節目詳情:https://www.passoverdance.org/thetamingofshrew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