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喚發青春氣息與能量

August 9, 2019

《港芭 x 港樂:春之祭》中的《春之祭》是香港芭蕾舞團的自家作品,由江上悠及胡頌威聯合編舞。此作由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到尼金斯基原創的編舞,至其後的不同新編版本,都不乏珠玉在前之態。這次作品的主要元素仍是「春」、「祭」、「女人」,而兩位舞團青年編舞卻顯示了他們的不同演繹。港芭的《春之祭》結構清晰,略帶故事,或者該說是過程,即從開、承、轉到合中帶動轉變,獨舞和群舞的運用互相輝映,尤其在掌握主次之間的調控,令舞碼在表演的層次上能做出氣氛和「異動」效果。

《春之祭》;編舞:江上悠、胡頌威;舞者: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攝影: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在男女舞者的分工上,今次主要以男舞者為核心,除被犧牲的一位依然由女舞者出演,其餘女舞者都是以群舞登場,屬較次要位置。這個選擇除有別於大多數《春之祭》的版本,亦見編舞很清楚舞團男舞者在展示力、節奏和動量方面有其優勝一面。在群舞與獨 / 小組舞間,此作亦較凸顯小組或男女主角色的部分,但群舞亦非只作烘托或背景,而是從舞者的動作動感讓主要角色向前向上推展,製造出「異動」效果,如上半部男舞者逼女舞者埋設在背景的牆上(或作土,即大地),女舞者被蹂躪至死,下半部女舞者冤魂出現,且群起報復,男舞者亦被折磨,背景一道牆塌下,男舞者掙扎也徒然,最終死在土中。其間所有牆都塌下拼合成一台面,讓男舞者在上舞動,而女舞者冤魂在台下後方及兩旁圍繞而動,透過調度群舞的主次釋放及帶動異動效果。另外開始時女舞者均口中含着一朵紅玫瑰,接着不久被男子奪過送到口中,期後男子把花吐在地上,而地上的紅玫瑰變成凋殘發黑的玫瑰,可見編舞在小處設計上帶引觀眾去聯想較為抽象的內容。

 

《春之祭》;編舞:江上悠、胡頌威;舞者(由左):葛培治、陳稚瑶;攝影: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雖然部份畫面並不算新頴,尤其舞台設計,如將幾道巨牆倒下砌成台中台的構想,但港芭《春之祭》整體流暢、變化中推動向前,且讓群舞有大量發揮,當中以男舞者作核心成員亦展現了動量和動感,港芭舞者技巧亦見提升。

 

此台節目另一個作品:韋恩.麥葛萊格(Wayne McGregor)的《色飽和度》更爲精湛及富難度。以不同顏色背景引發舞者純舞之炫技,動作多以發掘肢體不同部分的延伸為主,卻不是跟你慢慢來,而是以快速姿態作不同變奏變化。背景色調由白變極光白、至灰到灰夾着藍再到全黑,幾對舞者不斷進出台口,演示大量難度極高之動作,手腳腰膊更要源源不斷舞動,在這台舞碼中看到港芭舞者的水平有大幅提升,水準直逼國際級演出團體,為舞團及香港芭蕾舞寫下新一頁。賈斯汀.佩克(Justin Peck)的《兔年》以史蒂文斯原創音樂專輯《Enjoy Your Rabbit》的管弦樂版為配樂,呈現6段不同圖形的群舞,舞者活潑但幾段舞除形狀變化,動作較統一,變化相對較小,在《色飽和度》和《春之祭》之間略顯平淡。

 

本劇的三個舞碼中雖沒有宣傳片及宣傳刊物中的強烈色彩,然而其煥發的青春氣息和能量已在篇章中散發出來,舞者繽紛的動作與作品的能量都在告訴大家,不需待2019-20新舞季,港芭已進入芭蕾新領域!

 

 

 

 

==

鄧蘭

專業舞評人及專欄作者。                              

 

《港芭 x 港樂:春之祭》

編舞:韋恩.麥葛萊格(《色飽和度》)、賈斯汀.佩克(《兔年》)、江上悠及胡頌威(《春之祭》)

評論場次:2019年6月1日 19:30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