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2021_top banner 980x120 0722a.jpg

[中][Eng]古典芭蕾舞為何古典?What is Classical about Classical Ballet?

(英文原文刊於2000年《舞蹈手札》2000年第二冊第六、七、八期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ance journal/hk 2-6, 2-7 and 2-8 in 2000)

前言 在現代西方社會中,古典芭蕾舞一詞會令人想起一些特定的模式化影象。穿著白色芭蕾舞短裙、肢體精緻的芭蕾舞員以腳趾垂直站立的形象,也許是最強烈的一個,凝聚了我們對這個名詞的理解。本文探索古典芭蕾舞,以找出這種影像和舞蹈風格的起源、其識別特徵,以及其顯性和隱含的意思,並在最後找出是什麼使這種風格成為「古典」。

討論任何形式的舞蹈時,要面對的第一個任務,是嘗試為關鍵字詞提供有效的定義。其中最基本的應該是「舞蹈」一詞。在種種的定義之中,一項特別有用的是由人類學家Joann Kealiinohomoku提出:

「舞蹈是種一瞬即逝的表達方式,以人體活動在空間中以特定的形式和風格作出表演。它透過有目的地選擇並控制的節奏性動作而產生;由此得出的現像,被表演者和特定的一群觀察者都視為舞蹈。」1

這個定義是客觀冰冷的,不能識別出舞蹈與音樂之間的關係,或提及舞蹈的「表達」潛力。但是,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其中兩點:舞蹈是人類的活動,以及表演者和觀察者都將這種活動視為舞蹈。

古典芭蕾舞劇是西方世界的產物,因為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古典芭蕾舞劇的特徵以及其一直維持的意義,是對西方社會傳統、信仰和美學價值的肯定。像所有舞蹈一樣,古典芭蕾舞是民族舞蹈的一種形式,但通常被稱為劇場或藝術舞蹈。自從「芭蕾舞」這個類型在歐洲宮廷中誕生,到「古典芭蕾舞」風格的發展,再到今天,其主要功能一直是給觀眾看的劇場表演。古典古代的權威對舞蹈的發展影響很大,儘管那是發生在不同的脈絡中,而意義也有改變。芭蕾舞這舞蹈類型只有很少數長於解說的有識之士來指導其發展, 而現存的一些公式和原始理論都可以說是接受古典古代傳下來的觀點。同樣從這個體系發展而來的其他藝術形式,都受益於保存下來的一些有形之物,例如詩歌、原始文本、雕塑等,可以用來檢驗理論對實踐的影響。舞蹈受限於缺乏歷史記錄,所以其學術研究和文獻記錄相對於其他藝術形式而言相對較少。因為這樣,我只能從現有參考資料中,推想一些真實表演過的舞蹈之性質、種類、效果、手法和技巧。 在此,需要簡單定義源於古希臘人的古典理論,以作為本文稍後提出的解釋的參考。作為藝術運動的古典主義,其概念是一個重要而複雜的課題。我嘗試分離出當中的一些關鍵部份,來把其基本理論具體化。然而,這將不可避免地過分簡化了這個本身是一個整體的運動。

古典一詞,源自我們對羅馬帝國(公元2至4世紀)中要繳稅並有投票權的「第一階層公民」的認識。與「第一階層公民」連繫起來,古典一詞用於文學和其他藝術,以表示它們的價值是最佳、最優秀或非常重要的。這些公民有著悠久而著名的家庭血統,這加強了古典藝術具有長久的影響力和價值的看法。與藝術有關的「古典」一詞,我們普遍理解是希臘古典古代的內斂風格--一種經長期確立,嚴肅而傳統的風格。支持這種風格的是一些規則;這些規被視作為製作優秀藝術品的公式,要求藝術是簡單、和諧、勻稱和完整的。

古典主義的概念是經歷不同歷史過程而豎立,有必要以描述代替確切的定義。文化習慣或運動的名稱都嘗試綜合一些已完成之事的精神,從而把不同的運動區分;古典運動與浪漫運動的區分,便是其中一個例子。在把「古典」一詞應用於藝術時,舞蹈理論家約翰˙馬丁(John Martin)發現不少於六種含義:

「……可能與古希臘或羅馬相關,可以是另一個時期而得以留存下來(通常是在教室)的作品;它可以根據特定和模式化的形式規條(rules of forms)組編而成;它可以使用標準並編纂了的詞彙;它可以以在設計上是冷靜、樸素和平衡的一種風格來表達;或者,它可以只是那些即時而廉價的潮流範圍之外的東西。」2

古希臘人的思想啟發了古典一詞。我們可以從其文化精神的簡要認識中,看到古希臘人的思想,並以舞蹈作為我的重點,不僅因為它是這項研究的核心,更是由於古希臘人對舞蹈的思考,反映了他們對普遍的生命所倡導的規則和方法。20世紀希臘舞蹈史學家Ruby Ginner,在《通往舞蹈的大門》一書中寫道,希臘人將舞蹈發展到了「……非比尋常的程度,並在其中找到了完美的節奏。」3對古希臘人來說,舞蹈表達了其生活節奏。他們在工作和所有創作中追求完美的節奏。他們對理解節奏規律的研究,是為了尋求生死奧秘的答案。大自然成了他們的嚮導;他們敏銳地觀察著它,並遵守了它的法規。柏拉圖(公元前331-404年)在《會飲篇》上寫道,喜愛美麗的人使用「……地球的美麗事物作為階梯,拾級而上」4。節奏是生活的中心,這一看法給予舞蹈非常重要的地位。

Ruby Ginner

學習動作和音樂是古希臘兒童(古典時代,the Hellenic Age 500-400 BC)的教育基礎。動作訓練孩子控制身體,音樂訓練孩子發展審美意識。通過跳舞和唱歌來提高這些技能,以培養每個孩子的自然節奏,並以之作為人生基礎。關於認識節奏的必要性,柏拉圖寫道:

「風格、和諧、優雅和良好的節奏之美取決於簡樸,我指的是思想和品格都高尚而正確有序的真正的簡樸。如果我們的青年要在人生中做自己的工作,他們不就是應要以這些優雅與和諧作為永恆的目標嗎?讓我們的藝術家可以有才能去分辨美麗和優雅的真實本質,然後我們的青年將居住在健康的土地之上、在美好的景像和聲音之中,並在所有事物中得到好處。」5

Ginner說:「在其最高的形式,舞蹈是一種嘗試,通過動作令人看見超越物質世界的精神事物。」因此,希臘人眼中的舞蹈,可能是一種崇拜活動,是「……祈禱、讚美和奉獻的語言,是一種手段,與那些在奧林匹斯山的大廳裡和天上舞者舞蹈著的神靈結合。」6節奏支配了古希臘人的生活,而舞蹈無疑已發展成為這種節奏的一種古典的表達。

古典芭蕾舞作為一個時期

我的早期研究是重新審視芭蕾舞的歷史,確切地找出我們所認識的古典芭蕾舞是於何時及由何人製作。

我發現的是舞蹈在浪漫主義時期之前也有古典時期,就像音樂這藝術形式一樣。為芭蕾舞的發展奠定基石的是讓˙喬治˙諾維爾(Jean Georges Noverre,1727-1810),但他的理論只有在他去世後,才能在一個願意試驗的機構所提供的穩定環境中得以實現,就像狄亞基列夫的俄羅斯芭蕾舞團所做到的。更重要的是,他的理論只能預視一個良好基礎,以培育舞蹈員成為編舞家的萬用工具。

這些發現的重要意義,在於它們消除了一種歷史觀點,即俄羅斯芭蕾舞團那些偉大的足本芭蕾舞劇是由米歇爾˙福金(Michael Fokine,1880-1942)帶領下,被聖彼得堡啟發的創作。一直以來,組成古典芭蕾舞劇目的許多作品,是來自本世紀初發生的那場偉大的芭蕾舞復興, 而這次復興, 是起源自一個遠離法國,但可以讓諾維爾的法國理論完全實現的環境。福金直接使用了諾維爾的理論,但什甚少提及它們的出處,因此幾乎從沒有人質疑過福金所使用的規條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