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2021_top banner 980x120 0722a.jpg

[中][ENG] 旅歐舞記 Dance Travelogue: 半滿的隱形背包 Backpacks on and let’s go

旅歐舞記

Dance Travelogue

[中] 半滿的隱形背包

文:約翰(自鬼與約翰)


我和鬼去龍脊行山,慶祝我的生日。天氣很熱,我們脫掉上衣,直接背上背包。我們肩上現在好像還有個隱形背包。開玩笑般問對方:「你攰唔攰?」


住在倫敦時,我們常抱怨那裏地勢平坦,沒有山可行,更沒有手掌般大的蝴蝶和各類可愛的甲蟲。要看見城市風景的唯一方法就是上高樓,其中之一就是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我們偶爾會去那看看有沒有新的藝術展品或現場表演。高聳入雲的建築讓您同時俯視城市及藝術的景觀,還擠滿試圖拍攝夜景的遊客,和蠢蠢欲動的年輕藝術家。


在倫敦七姊妹(Seven Sisters)的房間裏,我把Paul Hughes的諾丁漢(Nottingham)手繪地圖釘在牆上。從愛丁堡一路乘搭火車到達他家後,我們坐在沙發上喝茶。他把當地的藝術空間畫在A4紙上,介紹每個空間的工作,以及在諾丁漢時會遇到的人。我們將這些空間一一輸入到Google地圖中。


二月,我們在Pavilion Dance South West的資助下穿越威爾士、英格蘭和蘇格蘭的邊界,走訪了六個城市。當時我們懷著一個問題:儘管組織和結構不盡相同,我們是否可以重新構想和創造一個新的框架,使藝術家可以真正地,積極地促使項目發生?或許另一個問法是:我們怎麼才能不攀爬架構階梯,停止為得到大型機構關注的各種把戲,真正開始專注於藝術的本質?


我們在不同地方的不同藝術圈曾會面的人:(由左)

Viviana Checchia (CCA Glasgow)、Cathy Boyce (Chapter)、黃家駒 William Wong (流白之間 Blank Space Studio)、Paul Hughes、梁偉然Ian Leung(香港藝術中心HK Arts Centre)、Catalina Barroso-Luque、王榮祿 Ong Yong Lok(不加鎖舞踊館Unlock Dancing Plaza)、陳麗麗Lilian Chan(K11 Art Foundation)、Hannah Sharpe(Dance4)、林燕Krissy Lam、CC Time、Sian Baxter、Karl Taylor(Buzzcut)、Mark Bleakley、Joshua Lockwood-Moran (Bonington Gallery)、Siu Wan Noel、黃建宏Kevin Wong(CCDC舞蹈中心CCDC Dance Centre);照片由鬼與約翰提供

三月下旬,我們回到香港,由香港舞蹈聯盟作媒,約見香港的藝術家、導演、評論家和其他藝術從業者,提出類似的問題,嘗試以新的視角觀察本地生態。在二零一八年離開香港之前,我們只是本地藝術界的訪客、觀眾和舞蹈比賽參賽者。以藝術家身份回來,是一種令人生畏卻又新鮮的體驗。


讓我大膽地說一下我們對本地藝術圈的一些初步印象:

- 願意見面的人都真的很好,可說是幾乎零保留,非常慷慨地分享自己的想法,也非常積極地分享他們的藝術意念和工作。

- 對於新晉舞蹈藝術家來說,似乎有不少平台去讓他們創作規模較小的短作品。

- 本地的資助單位非常神秘,約見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官方的資助詳情和申請細節都非常籠統,您必須非常敏感並保持警惕,從同行中收集足夠信息,才有機會獲得資助。


電影導演王榮陞(Sunanda) 是我們遇到的人之一。他是鬼的中學同學,他們在聚會上再次相遇,意識到大家都涉足文藝行業,便聚在一起聊天。談話一直進行,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談話內容鼓舞人心。原來他曾出家學佛,後來決定繼續在藝術電影界當導演。


有一次,我因一宗小事感到非常沮喪,便相約出來見面喝啤酒。在我告訴他是怎麼回事和個人感覺後,他問我:「咁你有冇咩領悟?」


也許經過數百次對話後,無論是與英國藝術委員會的經理,還是與格拉斯哥的阿根廷裔表演藝術家,或與香港舞蹈藝術家徐奕婕在一起,我們始終背著這個半空半滿的背包。這不僅是關於半滿杯的道理。我們一直渴望從他人的角度聽到更多,吸收更多,但又可以取出背包中的一些東西,與新的事物作比較,神奇的是背包永遠不會裝滿。這可能有關於同理心,或更可能是對周圍環境的好奇心。


歸根結底,保持思想活躍是我們作為藝術家的重要工作。我們要不時檢查這個隱形的背包, 重新盤點,重新思考,不斷反思。從中找尋意義,找到實現藝術的原動力,使我們不至迷失沮喪,作品因此能在這個寒冷的世界中站穩陣腳。


咁,有關藝術行業的新結構和藝術家主導的框架,你的答案是什麼? 我仲反思緊。




===

文:約翰(自鬼與約翰)

約翰是為鬼與約翰的一人,專注研究藝術與社會的連繫性。網站:www.ghostandjohn.art

[ENG] Backpacks on and let’s go

Text: FrancisJohn Chan (from Ghost and John)


The other day we went hiking on Dragon’s Back to celebrate my birthday. It was great. We took our shirts off but left our backpacks on. And now, we look like we have invisible backpacks over our shoulders. Jokingly we asked each other, “Are you t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