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ENG]以武術訓練開發肢體表現 談舞蹈與武術研究的體會與觀察 Developing physical expressions through martial arts Findings an

[中]以武術訓練開發肢體表現

談舞蹈與武術研究的體會與觀察

文:陳瑋鑫

中國武術源遠流長,從門派、技術,到兵器、套路皆種類繁多,其中不少動作元素亦有滲進至不同的表演藝術內,不過有關這方面轉化的系統性分析卻並不多見,特別是在中國(傳統)舞蹈研究這一個範疇。香港舞蹈團現正進行中的「中國舞蹈與中國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就嘗試通過研習南方武術作為方法,從舞者的舞蹈身體與經驗切入,思考及分析武術套路,再進行創作研究。

有關武與舞的身體研究

在武術與舞蹈交互研究這方面,其中一個經典例子,是今年四月底剛剛過世,發展出以亞洲武術和瑜伽為基礎,引導演員進行身心合一鍛鍊方法的Phillip Zarrilli教授。早年在美國研究表演及修習太極拳的他,於七十年代尾親身到印度南部待了七年,先學習舞蹈Kathakali,然後追本溯源,改而從頭學起源自南方的傳統印度武藝Kalaripayattu,最後再將當中的感悟綜合瑜珈知識,整理並發展出一套有效的表演訓練步驟、原則與方法。

誠然,由於香港一直缺乏針對表演研究的專門學系與研究傳統,業界內擁有相關學術研究經驗的人也不多,故暫時難以寄望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出如Phillip Zarrilli教授的成績。但多困難的事情,也必須要有一個開始,香港舞蹈團這個三年研究計劃就率先在這方面作出嘗試。一眾出身自舞蹈訓練的專業舞者,自2018年開始,投入一個體現式研究(Embodied Research)過程,在學習南方武術不同套路之時,就著每人的身體經驗與感知,不斷作出反思與詰問,並以文字持續記錄,朝著探索與舞蹈表演及編創的轉化可能這個方向去進行。

在傳統學術研究模式之下,我們往往會先提出一個研究問題,然後透過審視過往相關研究的紀錄與發現,再找出自己的研究焦點,深入剖析辯證,提出自己的見解與發現作為結語。然而,在實踐式研究(Practice-as-Research)底下之體現式研究方式,就更強調過程中的自我審視、體會及觀察,其終極呈現未必是最重要,反而在研究過程中的發現才是最珍貴。

研究員及舞者 王志昇;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首兩階段的初步探索

今次計劃內身兼研究員的舞者們,只有少部分過去曾淺學武術,大部分人更是首次接觸中國南方武術。故此他們都異口同聲表示,在短時間內要學習多種拳種,最初的確比較辛苦。大家別以爲作為職業舞者或專修舞蹈的學生,想必對動作記憶相當在行,即使學習全新套路也應該問題不大,但原來在實際習武的過程中,並不如想像中般順利。因為武術動作之間的轉換習慣、用力的節奏跟方法,著實跟平日跳舞很不一樣。

根據各參與舞者在首兩階段的研究紀錄,以蔡李佛為例,打套路時表演者往往需要留意肌肉的用力點、動作路線及最後爆發的力量,講求爆發力及出其不意,務求達到在毫無先兆下直接出擊,打倒對手,因為一旦有預備動作,就容易被敵人發現識破,施加還擊;相反,中國舞舞動時習慣欲前先後、欲左先右、欲上先下、欲開先合,乃以一種分解式協調去貫穿動作,不特別追求快速,而且也會多作拉長身體的伸展,更會加入好些修飾與表演性的動作,強調長線條,以及圓滿的舞姿轉換。因此當舞者在習武時就必須拋開固有的身體習慣,學習一種新的轉變,將舞蹈化的動作剔除,拋開多餘的動作去配合技擊保護自己,擊退對手的需求。

此外,打套路時如果要達到足夠的速度與勁度,就必須運用整個身體去協調發力,移換重心及身體高低。從發力點與重心變化的方式也要重新適應,開發與舞蹈不一樣的肌肉組合。不過有了這些實實在在的身體體驗,對動作與關節肌肉較為敏感的舞者們,就可以根據他/她們的舞蹈經驗去進行分析,多角度思考練武與跳舞之間的異同,為第三階段的創作呈現打好基礎。

習武作為研究基礎

縱使部分舞者/研究員在首兩階段的習武過程中都遇上過不同挫折,好像難以記得住套路動作,打起來動作又不夠暢順,力量似乎不足等等,但大部分參與的舞者/研究員最後都有堅持下來,即使是中途加入的,同樣透過定期的一起複習、練習,身體亦漸見變化。來到計劃最後的這一個階段,大都已經打得有板有眼,個別研究員更曾參加武術比賽,進一步與其他習武者了解交流。

與過去為了排演舞蹈演出而去進行的肢體訓練/動作研究不同,是次項目一眾舞者皆付出更多的精神、時間,暫時放低跳舞/編舞的思維,先去靠近武術、理解武術,再嘗試從習得之南方武術中抽取不同元素,以舞蹈的方式再現。研究過程各人還要不斷反覆思考,撰寫筆記,彷彿回到他/她們久違了的讀書時代。

至於計劃最後會得出怎樣的成果及結論,目前仍然難以預計,事關大家還在積極地相互探索與討論中,畢竟這是舞蹈團首次進行這樣的表演研究,眾人亦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般,一步步邊試邊前行。不過聽過當中幾位朋友就著刻下的創作階段目標所作的分享,都有相當清楚的研究方向,令人更期待他們的成果呈現。

深化實踐及創作階段工作坊片段- 八卦掌;照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活用武藝元素編創舞蹈

今年九月的「演出」,觀眾未必會看到眾舞者在台上表演套路,但就肯定有機會看到他/她們從武術套路中抽取動作元素,然後進行的舞蹈創作實驗。好像以白鶴為基礎,實驗力量對抗變化的雙人舞節;又或者以武術中的肢體元素,放進中國舞/西方當代舞技巧當中,嘗試碰撞出不一樣的重覆舞動;還有透過十個身體動作,挖掘重心、情緒、空間之間的關係等等。

除了透過分析外在招式的動作實驗,如何尋找內在的一種狀態亦是這一階段的另一探索路向。習武時的專注力提升及精神狀態變化,能否挪用至舞蹈演出當中,又或者是否能夠啟發出不一樣的肢體運動模式,甚至從而建立出一套具有自己特色的舞蹈風格呢?也是很值得去發展及留意。

從傳統武術訓練中吸收養分,作為身體訓練,以至動作編創的一種方式,台灣藝團在這一方面做得算是比較成功,好像雲門舞集與優人神鼓等,皆以太極訓練作為團員的訓練基礎之一,從而慢慢建立出其別樹一幟的表演風格。如此發展當然並非一蹴而就,且看一直嘗試發展當代中國舞蹈的香港舞蹈團的編創與表演人員,是否可以透過今次的計劃,從極具本土特色的嶺南武藝中獲得啟發,帶來新的肢體動作衝擊。

-------------------------------------------------------------------------------------------------------------------------------

中國舞蹈與中國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成果匯報及演出

日期:27/09/2020 (星期日)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

有關活動及演出詳情,敬請密切留意「中國舞蹈與中國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Facebook 專頁(搜尋 「hkdance.research」)及westkowloon.hk之公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