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2021_top banner 980x120 0722a.jpg

爭議與關注 Issues and Concerns

(原文刊於2001年第三冊第六期Originally published in dance journal/hk 3-6 in 2001)

難道你不願意分享一齣舞蹈?

從經驗中我留意到一個普遍的現象:觀眾對於如何欣賞舞蹈常感到摸不著頭腦。他們很直接的即時反應就是:「我看不懂,不明白!其實他們所指的明白或不明白,似乎與理性分析或推導關係不大。對藝術的認知和判斷,大抵是審美的結果。假若一齣舞蹈能成功地喚起觀者對美的讚歎,明白與否再也不是問題。

審美是主觀的

如果美是純主觀感受,每個人潛意識中是否都有一套預定的審美準則?而此準則又會如何影響了他對事物的接收?這準則莫非就是所謂的「個人品味」?不同品味的互相認同與否,往往便變成「成見」之爭。例如有人覺得婀娜多姿是美,有人和卻認為是矯揉造作;有人對異於常人的柔軟度而讚歎,但亦有人覺得那是違反自然,令人不安。每人也根據自已的準則作為判斷是非的標準,而且慣性傾向於「同於己者為是之,異於己者為非之」。似乎要建立共同認可的標準是不可能的。

欣賞舞蹈的能力因人而異

此外,觀眾的「主觀期待」令藝術品評更為複雜。有人期待舞蹈中有令人歎為觀止的高難度體操技巧,假若看不到便會大惑不解;有人要欣賞到體態的線條美;有人鍾情於舞蹈中所激發出各種人性面;有人追求生命的新視野和觀點,尋找令他對人生再思的啟發。當一個觀眾步入劇院時,他亦攜同著他的主觀審美準則和期待人座。當主觀期待未能滿足時,觀眾便會感到很困惑,歎句「我不明白」來訴說自已的感受。由此可見,欣賞能力是因人而異的,與個人的主觀期待和審美觀分割不開。藝術重直覺的把悟,而這種把悟,並非理性的語言文字可以代替的。

審美觀隨時代而演變

審美大概是透過美感去作判斷。人對事物美的感受是與生俱來還是後天的培育?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審美準則是會隨歲月而改變。從藝術歷史的演變中,便可以看到審美態度和準則不斷隨歲月而革新。理想而言,藝術家肩負的責任是開拓美的視野,把悟出生命中不同層次的美,感性地豐盛我們對生命姿采的洞察力。但其實高層權貴的審美態度對於美的演變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洛伊富勒為當代舞及舞台燈光實驗的驅。

Loie Fuller. A pioneer of both modern dance and theatrical lighting techniques.

審美態度和準則變化最劇的時代莫過於二十世紀。個人主義和不斷革命的狂熱是二十世紀藝術特徵。傳統審美觀被質疑和挑釁,力求創意的藝術創作呈現百花齊放的現象。探索領域滲透入生命各個不同層次,絕不會對人性陰暗和邪惡面有所忌諱。醜與美的界線再不是黑與白之分。

當代藝術的困境

當藝術疆界不斷受到革命浪潮的衝擊而變得更寬廣時,當代藝術在不知不覺中把力爭「出位」和「反叛」變成了藝術創作的動力來源。藝術家努力去尋找「富爭議性」的題材來出位,或以「為什麼不可以」作理據來維護自己。藝術創作變成了時尚的角力戰場,以非智巧取替了感性的審美判斷。觀念性的創作以高速層出不窮、匆匆忙忙地不斷更替。其實,基本上這些觀念性的創作有沒有成功地從感性上昇華出美的新準則?還是,觀眾所看到的,與其說是美,不過只是一些為新而新的主意。

兩難之局

在現今世代,是什麼支配著普羅大眾對美的觀感?在以市場為主導的社會中,美的塑造背後是有企圖的嗎?為何現今商業社會一切也講求包裝?要創出能取悅大眾的時尚是商業藝術生存之道嗎?在有限資源競爭下,過於拋離大眾審美能力的藝術創作便會難以生存。表演藝術工作者莫不了解「票房」對籌措資金的重要。假若連資源也沒有,又如何去實踐創作?滿足市場品味似乎是有實際需要;不過假若要審美的視野領域可以繼續開拓,我們便要讓藝術家可以率性地去探索和實驗,從「嘗試/失敗」中探求。有些藝術家的審美觀——例如梵高——卻要在離世後好一段時間才被了解。表演藝術,尤其是舞蹈,就只有台上的一剎那生命,絕少聽過有觀眾因看不懂或不理解一齣舞蹈而再買票觀看,接受與不接受就只有那一刻的機會。難以想像,眾多尚未被接受或沒有知名度的編舞家的作品會被保留下來,而忽然有一天被理解和重視。由此可見,一個舞蹈藝術家要成就夢想,不僅視乎他的個人才華,還要有很多方面的配合和支持,才得以發揮。

更多的關注

要發展舞蹈藝術,除了眾所皆知要有優秀的舞蹈藝術家外,還需要那些方面的配合和支持呢?例如社群對舞蹈的興趣和支持對帶動舞蹈發展可以起怎樣的作用?怎樣才可以引發起社群對舞蹈創作的好奇,引導他們把悟不同視野的審美觀?究竟又是誰有肩負教育普羅大眾舞蹈藝術的責任?對於審美觀處於劇變中的當代舞蹈,有時會令一般觀眾無所適從。觀眾與當代舞蹈家彼此間的審美歧異又有沒有妥善的溝通渠道?其次,對藝術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因素便是資源分配。在現今市場主導的社會,贏取得群眾便是成功。在有限資源中競爭,舞蹈創作是有實際需要去符合市場和圭助商品味。但假若舞蹈家不能有一個「實驗場地」去進行「嘗試/失敗」,藝術的創作領域便被規限。在經濟不景氣的現實下,藝術創作的不同聲音又如何可以繼續有生存空間?要使舞蹈發展得更豐盛、更多元化,在資源分配上又應如何去考慮?

Won't You Share A Dance?

From my experience I have come to notice that in general, audiences often find themselves not knowing how to appreciate a dance. They respond with frustration and feel that they have little idea what the dance is about. Perhaps understanding in art has little to do with intellectual rationalization. It is more the result of one's aesthetic judgment. If a dance can successfully arouse exclamations of beauty, what the dance was about is then no longer of major concern.

Aesthetic Judgment Is Subjective

If aesthetic judgment is largely subjective, does this then imply that subconsciously within every one of us there is a private set of predetermined aesthetic criteria constantly monitoring our perception? Perhaps such predetermined aesthetic cri